我最要好的朋友陳美菁,過去幾周癌末住在安寧病房,上週日早上往生了。

事情太突然.....她還不滿45歲。

 

當30年的閨中密友,在病榻上對我說:

「妳以前老是想去死的時候,我叫妳當小天使別忘了要來找我。

現在我要去當小天使,我要去找陳媽媽了。你放心,我會在天上看著妳的。」

我除了眼淚潰堤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
我在她病床前答應替她辦理保險金信託、照顧她年邁的父母,

眼看她病況日差,我焦頭爛額,得追著時間跑。

每每在病床前處理完簽名文件等雜事,陪伴看護她 ;

晚上離開三總,從雪隧回家時,淚水才忍不住在臉上狂奔。

淚眼模糊中,腦海浮現的都是過去30年的一切......

 

她是我最要好的高中同學。


民國74年,中山女中開學的第一天。

放學回家的「0東」公車上,坐在我旁邊一個的女生,突然轉頭俯看我的學號,

然後朝我張嘴大笑,笑得眼睛都眯成了兩條縫:

「ㄟ,我們同班耶!妳是幾號?你要坐到哪一站?」

相對而言有點怯生的我,就這樣被她開朗的笑容敲開了話題。

聊著聊著,我發現她家的街道號碼異常熟悉,

才發現一個勤給我寫信的男生,就住在她家樓下。

 

這個發現讓她十分開心,直說著要回去取笑對方,

這個發現也讓我們共享了一個別人不知道的秘密:

 

她不時會當我的「信差」,帶樓下男生送的信件、粽子給我;

順便取笑我給大家聽。

 

從此以後,我們每天坐同一班公車上學----她家早我兩站,

放學後則是一起唧唧呱呱的聊回家。

 

白衣黑裙的那三年,我們一群女生共度了許多快樂時光。

考試一起不及格,放假一起胡亂逛。

一起去MTV偷看限制級的電影,一起在南昌街吃小吃。

她爸爸開餐廳,有好吃的總少不了分一杯羹;

她有六個姊姊,姊姊們的愛情故事,我都耳熟能詳。

 

大學我們上了不同的學校。

我與男友吵架時,她就帶我去教室吃她做的披薩。

我和爸爸吵架時,她大老遠帶著我要的書去我家。

我逃家,回臺北沒地方去,

她就帶我回家,同擠一個床、抵足而眠。

我喜歡吃蛋黃酥,她總嫌麻煩做。

有一年中秋節前突然叫我去她家,夜半摸黑從巷子跑出來,遞給我熱騰騰的一盒。

 

我跟男友處不好,鬧自殺,每晚她打電話來檢查我是不是還活著。

她有追求者,我勸她別一起長途旅行,講到兩人翻臉,好幾個月沒說話。

我們一起去算命,算命的說我們一輩子是好朋友,

但他忘了告訴我,這一輩子只有30年。

 

5/6早上送她最後一程後,我要去旅行。

她也喜歡旅行。

最遠的一次,她報名了南美洲的義工,去包了兩個禮拜的藥。

這輩子唯一的遺憾,是我們不曾一起出門旅行。

因為我怕兩人旅行會吵架,所以死都不跟她去。

去年我去美國前,本來答應她,等她化療完病況穩定,我們再一起去美國。

沒想到,再也沒機會了。

 

看到胖嘟嘟的一個人,

瘦到皮包骨,替她按摩塗藥時,肋骨一根根緊貼著我的掌心,令人心如刀割。

她走前,我最後一次去看她,她一直向我伸手,要我抱她起來。

我看到她下肢積水到皮膚都破了,簡直心痛如絞。

我不知道我要多久才能忘記這有如噩夢一場的一切。

 

 

前幾年,我們不是時常在一起。

我結婚有家庭,她有她單身的社交。

大部分時間都是各忙各的,

工作上,常互相幫忙。

我在傳播公司上班,她來打工;

我上電視時,她會打來監督我哪一件衣服穿了好幾次。

我開烘焙教室時,她客串我的老師。

還有一年,她找我去幫學生開課,連續幾天,每天我都在她教室吃午餐,聽她抱怨工作瑣事。

我們放假總會相約:

有時候吃飯,有時候爬山;

有時候她來我家,有時候我去學校找她。

更多的時候,是講心事講秘密的電話,一直講到對方打瞌睡為止。

 

前年九月開學後,我突然發現她整個暑假都沒跟我聯絡。

我覺得奇怪,撥了幾次電話沒找到她。

找到她,第一句話就聽到噩耗:「我得了乳癌。」

我問她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?

她哭了:「我想如果我們心有靈犀,妳就會打來。」

 

時光如流水,很多事突然間像昨天一樣一幕幕出現在腦海

她相過很多次親,但都沒有結果。

有一年情人節,她找了很多個單身朋友在一個租來的教室裡吃吃喝喝、交換禮物,

大夥說要蓋一座「姑婆屋」,以後當「黃金女郎」,都要住在一起。

「那我怎麼辦?」我是在場唯一的已婚人士,懷裡還帶著一個娃娃。

「我離婚跟你們住好了!」她聽了大笑!

 

因為對彼此的祖宗八代都熟悉,

她的碩士、教師甄試、.....所有的自傳和學習計劃幾乎都是我捉刀。

每一年她要幹什麼新事情,一通電話,我就得隨傳隨到去幫她改自傳。

連編寫家政教科書,都是她口述、我潤筆,

這個傢伙沒有寫作天份,字跡也是是胖胖圓圓的,

老師出題目寫「春天」,她寫春天一天到晚下雨,下到人都發霉了,很討厭。

結果拿到個60分,還扣了一分錯字!

 

但她對我總是很大方,呵護備至。

每次相約,她總是送我回家,以免我迷路、坐錯車 ;

教室裡不用的童書、全套油畫用具和油畫架,不用我開口,全搬上我車。

去年她生病,我常抽空去看她,結果總是她炒菜給我吃。

 

前個星期,她對我說,她還有一雙登山鞋,以後用不到了,叫我拿回去給我女兒穿.....

親愛的,現在我該去哪裡找妳,要你的登山鞋呢?

 

去年她做治療,抵抗力弱,不方便購物。

想到要買什麼東西,就打電話給我。

她打來,我就安心。

一陣子沒接到電話,我就開始心慌。

我好怕,我好怕我一打去,又聽到壞消息。

 

你知道嗎?有一種朋友打電話來,是不需要說她是誰、你也不需要看電話號碼的。

然而,從現在開始,我再也聽不到電話那頭低低的聲音說:

「ㄟ ,安.....」

一想到這裡,我就覺得無法呼吸。

 

 

一個人能有幾個15歲到45歲?

人生能有幾段30年?

我們相識在最簡單的歲月,相知在最青春的情懷,

一起走過彼此人生中的每一個階段。

 

就像另一個同學棋妹說的,

我本來也以為我們可以相伴到老。

但沒想到,病痛卻是這麼無情。

 

美菁天生熱情大方,人緣極好,在病中,無數的同事好友學生天天來病房探看。

但最終,我才知道,她把臨終心願託付給了我。

謝謝你,我的好友。謝謝妳如此信任我、看重我,也謝謝妳真心誠意的陪伴了我這麼多年......

我能爲妳做的,也只有這些了。

 

 

妳此刻應該不再不舒服了吧?

見到我媽媽,記得跟她說我很想念她。

剛剛那通沒人講話的電話是妳打來的嗎?

從此以後,我想妳的時候,要去哪裡找妳呢?

 

生與死只有一線之隔,牽牽掛掛卻佔據了大半個人生。

人生何其苦又何其樂?何其短又何其長?何其精彩又何其無奈?

終有一天,我們都將安歇。

 

一路好走,我最親愛的朋友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陳安儀的筆下人生

Any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8)

發表留言
  • 萬家香
  •   迎生送死,世所常見;所以,老子才會說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」。看多了,看慣了,也就麻木了。

      值得慶幸的是:我們終究不是草木金石之流的無情物,總懷抱著一種柔軟溫暖的情懷,來看待身邊的人事物,然後知道要珍惜當下,珍惜眼前。

      安儀,節哀順變。
  • 巧巧
  • 紅眼眶了…
    人生能有幾個知己…
    節哀…
  • 訪客
  • 30年的朋友...多麼難得,多不容易...相信曾在一起的點點滴滴,盈滿人生的美麗。她將永遠活在你的心裏,伴你繼續向前。
    請節哀...
  • 小么
  • 人生有此相知相惜的朋友也不枉此生了
    美菁~一路好走!!
    生者請節哀
  • 訪客
  • 阿彌陀佛,願 亡者離苦得樂往生淨土!
  • jane
  • 我好感動,人生如有此摯友,此生無憾了,每次看著你的文章,總讓我心有所觸動,今天,讓我陪你一起哭.......
  • 訪客
  • 揪心!眼框紅了。
  • Wtc Wang
  • 紅了眼框
    !人生難得有這麼幾位知己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